行业新闻

垃圾分类“净”校园,探索深大垃圾房怎样分类新风尚

发布日期:20-11-27 21:00 浏览次数:115

垃圾分类“净”校园,探索深大垃圾房怎样分类新风尚



据统计,深圳市每日产生的生活垃圾达29500吨,垃圾分类和减量工作刻不容缓。9月1日,深圳市正式实施《深圳市生活垃圾分类管理条例》(以下简称《条例》),垃圾分类由“倡导时代”进入“强制时代”。在此背景下,深圳大学积极响应政府号召,自本学期开学起就逐步推行垃圾分类新举措,并于11月1日完成全校学生宿舍区楼层撤桶工作,努力营造美好校园环境。

愿景美好,探索路长。当校园垃圾分类措施全面落地之后,各种问题也逐一浮现,分类混乱、随手乱扔、垃圾堆积等各种垃圾分类乱象频频引发热议。

01

现状:全面撤桶 清运艰辛

早上6点多,天刚擦亮,乔梧阁的保洁阿姨已经到达宿舍区楼下的垃圾站点,开始垃圾清理、分捡的工作。很快,垃圾车抵达垃圾集中投放点,对前一晚堆积的垃圾进行清运,此后,陆陆续续有同学拎着垃圾袋下楼来扔垃圾。 


上午8点,正是上课的时间段,身披义工专属红马甲的学生督导员已经就位。离第一节早课开始的时间越来越近,人流量也逐渐增多。8点至第一道上课铃声响起的半个小时间,雨鹃斋楼下的垃圾点迎来垃圾投放“小高潮”,垃圾数量明显增多。在一刻钟内,贴有“其他垃圾”标识的灰色桶内垃圾从浅浅一层迅速增至半桶。

而到了夜晚,学校各学生宿舍楼下的垃圾投放数量达到峰值,垃圾桶被堆满,周围还有十几袋已经打包好的垃圾。临近双十一,快递盒子更是堆积如山。保洁阿姨一边清理着被堆满的垃圾桶,一边指导同学们将垃圾正确分类,直到晚上10点多结束工作。

继丽湖校区宿舍区撤桶工作完成以后,2020年11月1日起,粤海校区和沧海校区宿舍区楼层撤桶工作全面启动,深圳大学垃圾分类进入“强制时代”。而在一年之前,学校就开始了对垃圾分类的探索实践。2019年11月,校内的3个垃圾固定学校垃圾房已开始建设。


 学校垃圾房


2020年9月,后勤部联合校团委、学生部和义工联召开了垃圾分类主题宣传会,以期各部门协同加大宣传力度、培训骨干分子,带动全校师生职工对垃圾分类的积极性。9月中旬,公文通发布了关于宿舍楼层撤桶的通知。10月,后勤部联合校团委和义工联开展垃圾分类知识普及、分享及校园志愿者技能培训会。11月,垃圾分类学生督导员正式上岗。撤桶以来,后勤部校容监督组开展了实地巡查,对学校的各垃圾分类集中投放点进行数据统计。目前,深圳大学共计19个垃圾点,其中粤海校区15个、沧海校区1个、丽湖校区3个。


宿舍区楼层撤桶工作全面启动后,垃圾的分类工作和校园环境都发生了一定的改变。负责乔森阁保洁工作的张阿姨提及,在楼层撤桶前,楼道里的垃圾并没有进行严格的分类,除了硬纸板和塑料制品之类的可回收物会被保洁工作人员回收并售卖,其余的有害垃圾、厨余垃圾都需要保洁人员亲自进行单独分类,有时遇到难以清理的垃圾,还会大大增加保洁人员的工作量。



“之前清理一次垃圾要花好几个小时。”张阿姨无奈地说到。提到现在的工作安排,张阿姨认为受垃圾投放点减少的影响,每天的工作量更大了。虽然多数同学会认真进行垃圾分类,但也有部分同学将未经分类处理的垃圾放进垃圾桶,这就需要保洁人员进行二次分类。尽管如此,张阿姨还是对垃圾分类表示支持,“撤桶以后,楼道里的环境好多了,没有垃圾堆着了。”


02


适应:困难重重,意识先行



本报围绕“垃圾分类”这一话题对深大师生展开了问卷调查,共收到有效答卷94份。调查结果显示,75%左右的师生认为校园实行垃圾分类是有必要的。受访者反映道,宿舍楼道比以前干净、整洁、宽敞了许多,遗留多年的异味、臭味也消失了。然而,在环境改变的同时,生活习惯也随之而变,并引发一系列的问题。    



尽管大部分学生对垃圾分类持支持态度,但是在政策实施的过程中也产生了一些难以调和的矛盾。“非要让我做好垃圾分类的话也行,但如果可以选择的话,我还是希望一切照旧。”传播学院2019级的小龙这样坦言。对于时常点外卖的小龙及其舍友,撤桶和垃圾分类给他们带来了不小的麻烦。小龙的舍友马燊如是道:“好几次都混淆厨余垃圾和其他垃圾,偶尔还会记不清不同颜色垃圾袋子对应的种类。”


除了分不清垃圾之外,分类垃圾的容器、高峰期电梯垃圾挤人等问题成为困扰着学生们的一大难题。传播学院2018级的小陈住在乔梧阁,她所在的宿舍原本只有1个垃圾桶。撤桶之后,宿舍共享的垃圾桶失去了意义。她现在不得不用纸巾包住柚子皮、用塑料袋装其他垃圾,再一起拿下楼扔到垃圾点。“这个容器问题好麻烦,我究竟是该买4个垃圾桶还是怎么样呢?”尽管如此,她依然严格按照相关指引进行垃圾分类,“要不然良心不安。”


参与二次分类的中航物业在工作中也面临着诸多问题:垃圾分类初期工作人员数量捉襟见肘,垃圾桶数量不足以应付高峰期的垃圾数量等。在调查问卷中,认为相关垃圾分类配套设施不完善导致垃圾分类困难的人占比高达86%。再加上刚开始的时候,同学们分类意识不强,清洁人员的工作量相对于撤桶前大了许多,垃圾投放点的垃圾桶常日爆满的现象也就见怪不怪了。



对于这个问题,后勤部的汤老师做出了回复:“目前已建成1个垃圾分类投放点(位于新斋区的1号站点),即将建成2、3号站点(分别位于乔区、南区秋瑟前),这3个站点将会成为后期其他站点的‘标准示范站’。”他还补充到,部分临时设置的站点在后期也会陆陆续续地建成固定站点以满足投放需求。对于后续的工作安排,汤老师认为,最重要的是从源头上做起,“只要有这个意愿,这件事是不难办成的!主要还是思想和习惯上的问题。”



研一的学生督导员小林也认为垃圾分类的关键在于同学。她注意到,面对层层包裹的快递盒,大部分同学会选择直接扔掉,将大量的分类工作交给保洁人员。“现在有些同学分类的意识还是比较薄弱,”不过她最近欣慰地发现,“近来越来越多的同学主动进行分类了,刚开始的时候基本上没人分类,希望未来大家都能有一种自觉的意识。”


03


展望:校内校外 联动融合


早在今年9月,深圳市便已进入“强制垃圾分类”阶段。在小林看来,参与垃圾分类是每一个深大人的基本义务,推行垃圾分类是“大势所趋”。对于人文学院2019级的小赵来说,尽管垃圾分类的困难程度超出她的想象,她并不觉得抗拒:“该来的还是要来,也会全力配合。”她认为,与上海相比,深圳的分类还不算太麻烦。“我之前以为要像上海一样,分成干垃圾和湿垃圾,但深圳只分可回收、不可回收、厨余和有害垃圾,”小赵说,“还是挺欣慰的,这样大大减少了我扔垃圾的难度。”



在《条例》的推动与相关宣传引导下,垃圾分类正在成为一种生活常态,家住西丽桃源街区的李同学对此有着较深的体会。她所居住的小区于10月正式开始强制垃圾分类。相较于校园,小区的规定更细致、监管力度更大:中午和晚上是厨余垃圾固定的投放时间,旁边会有督察员监管,分类不当会有罚款。“得到通知后,家里就特意买了1个‘两分’的垃圾桶,一边扔厨余,一边扔其他垃圾。”



在小区早于学校实行强制分类的1个月里,她渐渐适应了每天午、晚下楼各扔一次垃圾的生活。也正因为有了一段提前的“适应期”,如今面对校园的分类要求时,她并不觉困难。“刚开始推行时会混乱一段时间是很正常的,”李同学说,“制度推行起来后,大家养成习惯还需要时间。”



垃圾桶容量不足、清理不及时、配套设施不齐全……不仅仅是深大,撤桶初期的“混乱”,是许多刚开始推进强制垃圾分类的高校共同面对的困境。而针对这些问题,在一些率先推行垃圾分类的城市的高校里,可以发现一些值得借鉴的措施。



比如上海交通大学徐汇校区设有3个配备烟感喷淋、紫外线消杀和排风除臭系统的垃圾箱房,保证了垃圾投放环境的干净卫生。还有高校将智能回收设备与奖励机制进行结合,在华东师范大学,学生们在“智能分类回收垃圾桶”投入饮料瓶,便可通过app实时返还环保金。



从9月《条例》颁布,到11月全面撤桶、进入“强制分类时代”,深大已然迈出尝试性的一步。目前,深大也在进一步探索垃圾分类工作的相关措施,“无人回收空间”、座谈会、“深圳市垃圾分类减量日”宣传活动都将提上日程。今后,如何更加妥善地应对现阶段配套设施、监管与宣传的问题,还考验着学校的管理能力,同时期待每一位师生的积极参与。

             


深大垃圾分类需要更多“意见投放点”


11月1日,深圳大学正式撤除各宿舍楼层中的垃圾桶,并设置多处垃圾分类集中投放点,垃圾分类逐渐步入正轨。然而,初期存在的问题也随之显露。做好垃圾分类,不仅需要便利的垃圾集中投放点,还需要更多“意见投放点”。



从垃圾分类开始实施,到完全成为生活习惯,需要一段适应期。在这个过程中,校方仍需基于实际情况进行相应调整。学校里垃圾投放点的设置方位是否合理,垃圾桶数量是否足够,垃圾分类相关知识的宣传力度是否到位……当预估措施投入实际使用,效果究竟如何,还得依靠实际参与者——学生来评估。



学生的意见反馈便像一个“方向标”,能够及时指出目前存在的问题。再者,实施初期,学生对垃圾分类工作的具体内容有着不少疑问,甚至是不理解。因此,面对学生们“投放”的意见,校方也应作出及时的“清理”。通过学生反馈、校方回应、学生再反馈的过程,形成良好的双向箭头关系,从而让垃圾分类工作的推进更加顺畅。建立“意见投放点”,拓宽意见反馈渠道,及时更新信息,有助于垃圾分类制度的完善。



此外,在垃圾分类的运转过程中,清洁人员同样具有关键作用,他们的意见也应引起重视。据了解,西南宿舍区在垃圾分类之后实行清洁人员轮值制度。虽然一周内需要工作的时间减少了,但轮值当天的工作量大大增加。相比于学生,清洁人员反映情况的渠道更为狭窄和闭塞,改进和优化的速度也更加缓慢。因此,对于清洁人员,乃至后续工作的运输人员,校方也应予以重视,设立属于他们的“意见投放点”。


深圳市对垃圾分类意见反馈的重视值得学习。10月30日,深圳市政协委员议事厅“垃圾分类的灵魂追问”召开,政协委员、保洁人员、志愿者等不同身份的人都参与其中进行讨论、提出困惑、出言献策,同时,相关部门负责人对现场参会委员及网友提出的问题也都作了解答。这为深圳市民提供了垃圾分类的“意见投放点”,让垃圾分类工作更加透明。



令人高兴的是,针对目前垃圾分类问题,校方了解到同学们的反馈,正在推行新的解决措施。校务信箱的回复、官方公众号的宣传、校园媒体的发声,都是正在使用的“意见投放点”,在一定程度上搭起校方与同学们沟通的桥梁。意见有处“投放”、有人“分拣”,才能更好、更快地让垃圾各归其所,让垃圾分类成为深大新的生活方式。

更多>>

推荐新闻

X 润量-垃圾房

截屏,微信识别二维码

微信号:17317106457

(点击微信号复制,添加好友)

打开微信

cache
Processed in 0.009138 Second.